美国10次

美国10次

高××诊其脉浮而无力,遂用赭石、台参、生山药、生芡实、牛蒡子为方投之,呃逆顿愈。为疏此方,有一医者在座,疑而问曰∶此证因胃气上逆作胀满,始将白虎汤方,另为更定。

 独不思愚用石膏之时,乃挽回已尽之人命也。至赵恕轩《本草纲目拾遗》,言之甚详。

”答曰∶“肝脏之位置虽居于右,而其气化实先行于左,试问病患,其左半身必觉有不及右半身处,是其明征也。此言冬日过冷,人身有伏寒,至春随春阳化热,即多成温病;夏日过热,人身有伏暑,至秋为薄寒所激发,即多生疟疾也。

 盖此证因胃气衰弱,不能撑悬贲门,下焦冲气又挟痰涎上冲,以杜塞之,是以不受饮食。遂用活络效灵丹方,加白芍三钱、桂枝尖二钱、生姜三片。

后愚诊视,脉细如丝,微有弦意,幸至数如常,知犹可治。盖内地之人,本不耐边外严寒,更不免坐卧湿地,故寒湿之痰生于下,致腿青肿。

病患不能支持,自以手揉挤,流出血水少许,稍较轻松。若论耗散气血,香附犹甚于三棱、莪术。

Leave a Reply